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与认知功

所在的位置: 医学护理论文网 >> 论文欣赏 >> 内科外科护理论文 >> 心理护理论文 >>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与认知功

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与认知功能的关系

来源:护理论文网

摘 要:目的 探讨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与认知功能的关系。方法 选择本院2018年1月~2020年12月收治的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78例为对象,采用抑郁自评量表(SDS)评价每位患者的抑郁症状,根据SDS评分结果将患者分成抑郁组(n=43)和非抑郁组(n=35)。采用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(MoCA)评价患者的认知功能,采用斯特鲁普色词测验(Stroop)评价患者的神经心理状况。结果 抑郁组的MoCA和图片排列分测验低于非抑郁组,Stroop C、连线B部分高于非抑郁组,P<0.05。随着抑郁程度的加重,患者的认知功能与神经心理Stroop C、图片排列分测验与连线B部分功能障碍严重。结论 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会严重影响其认知功能与神经心理状况,会对患者的病情控制造成较大的影响。
关键词:维持性血液透析 抑郁 认知功能


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是社会中的一个特殊群体,因肾脏失去功能,需要终生透析治疗[1]。常年的透析治疗,对患者的情绪、心理状态等造成较大影响,进而影响患者的病情控制和生活质量[2]。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抑郁情绪是急需关注的问题,因为负性情绪是患者认知功能的重要影响因素,现已是威胁公共健康的关键问题,临床对该方面问题的预防尤为关注。本文分析本院2018年1月~2020年12月收治的78例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临床资料,采用SDS、Mo CA、Stroop了解每位患者的抑郁及认知功能情况,总结每个评分的相关性。


1 资料与方法
1.1 一般资料
选择本院2018年1月~2020年12月收治的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78例为对象,根据SDS评分将患者分成抑郁组(n=43)与非抑郁组(n=35)。抑郁组男性26例,女性17例;年龄32~74岁,平均60.62±5.35岁。非抑郁组男性19例,女性16例;年龄31~75岁,平均60.49±5.17岁。两组基线数据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,P>0.05。本次研究经院方伦理委员会批准。
纳入标准:(1)维持性血液透析时间≥3个月[3];(2)知晓研究内容,同意配合各项研究工作;(3)临床资料完善。排除标准:(1)维持性血液透析前具有抑郁症或(及)认知功能障碍;(2)精神疾病或(及)精神疾病史;(3)不具备完善的临床资料。
1.2 方法
量表填写。每位患者自填统一的量表。调查前与患者沟通,让患者知晓本次调查研究的内容与目的。告知患者填写流程与要求等,嘱咐患者每项内容的填写要根据自身实况,保证如实填写,必要时由专业的护理人员指导或者由患者家属代为填写。
调查方法。综合分析每位患者的基础信息(性别、年龄、职业、婚姻状况等)和临床资料(既往病史、现病史、透析时间、透析频次、血管通路、检查检测指标等),采用抑郁自评量表(self-rating depression scale,SDS)、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(Montreal cognitive assessment scale,Mo CA)、斯特鲁普色词测验(Stroop color word test,Stroop)测验对患者进行评分,根据评分对患者抑郁和认知功能进行评估。
调查工具。(1)SDS量表:量表中具有20个项目,每个项目采用4级评分,调查结果能反映抑郁者的主观感受与其治疗中的变化,调查内容包括精神性-情感症状、躯体性障碍与精神运动性障碍、抑郁性心理障碍,量表20个项目中正向评分10个,反向评分10个;评分53~62分提示轻度抑郁,63~72分提示中度抑郁,73分及以上提示重度抑郁。(2)Mo CA量表:量表调查注意与集中、执行功能与就医、语言、视结构技能以及抽象思维、计算、定向力等,具有11个项目;评分总分30分,评分≥26提示正常,评分低说明认知功能低。(3)Stroop测验:测验包括三部分,其一颜色点图的快速说明,其二快速诵读代表颜色名称的名词,其三用一组卡片,将代表颜色的名称写在颜色不同的卡片上,检查受试者区分颜色名称与实际颜色的能力;评价患者的认知控制力和能力倾向。
1.3 统计学方法
研究结果数据应用统计学软件SPSS 23.0完成处理,计量资料分别用均数±标准差表示,差异性分别对应t检验;用Logistic回归分析Mo CA评分与Stroop测验结果相关性。检验水准:α=0.05,检验依据:P<0.05,说明差异显著,有统计学意义。


2 结果
2.1 两组Mo CA评分与Stroop测验结果比较
抑郁组的Mo CA评分和图片排列分测验低于非抑郁组,Stroop C、连线B部分高于非抑郁组,P<0.05;两组的语义分类流畅性测验、相似性分测验、Stroop A与连线A部分比较,P>0.05。见表1。
表1 两组Mo CA评分与Stroop测验结果比较

2.2 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
抑郁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Mo CA评分、Stroop测验部分结果造成影响,抑郁患者的认知功能与神经心理Stroop C、图片排列分测验与连线B部分功能障碍严重。见表2
表2 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


3 讨论
维持性血液透析是终末期肾脏病患者的重要治疗手段,能有效控制患者的病情,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,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。但临床研究显示[4],负性情绪会对患者的临床疗效造成较大的影响,且随着血液透析时间的延长,患者的心理与认知功能问题不断加重,严重威胁患者的生命安全。黄振华等[5]指出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不能正确对应负性不良事件,其认知功能障碍显著,极易发生焦虑、抑郁等负性情绪,致使患者的病情加重。
近年,临床上非常关注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心理状态与认知功能,对于血液透析造成的精神心理疾病的研究尤为重视,刘静等[6]指出,负性情绪和认知功能障碍是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危险因素,会严重影响患者的身体状况与生存质量。据相关调查显示[7],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身体状况欠佳,体内营养不良,患者的抵抗力与免疫力显著降低,致使患者不能有效调节抑郁或焦虑等情绪,久之便造成神经-内分泌轴紊乱,加重患者食欲不振或者消化不良的情况,导致患者的病情持续加重,难以控制。
本次研究指出,与非抑郁组相比,抑郁组患者的Mo CA评分和图片排列分测验结果降低,而Stroop C、连线B部分偏高,说明患者的认知功能与神经心理状况受到较大的影响。抑郁会对患者的控制能力造成影响,且会降低患者的思维灵活度,也会导致患者的认知目标转换能力明显降低,但不会对患者的信息处理速度造成较大影响。蒋田等[8]指出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出现抑郁症状时,其发生认知执行损害与神经病变的风险较大,抑郁情绪会较大程度的损伤患者的认知功能,甚至导致患者出现脑血管疾病。说明抑郁与认知功能损伤均会影响人的神经心理功能,尤其是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,会严重影响其生理状态,并使患者不能正常生活。影响患者生存质量的同时,使患者的病情控制难度增大,甚至短时间内让患者失去生命[8]。
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在接受治疗期间,医务人员要根据患者的病情与身心状态进行干预,给患者提供个体化服务,注意疏导患者的负性情绪,消除患者的抑郁与焦虑症状。注意监测患者的认知功能与心理状态变化,及时给患者进行合理的心理指导,强化患者心理状态的稳定,保证患者的病情得到稳定控制,避免患者出现身心应激刺激,产生较大的不良反应,对其临床治疗和控制造成较大的影响[9]。发现异常时给患者及时指导,注意纠正患者的错误认知,帮助患者建立良好的心态,让患者对自身病情控制有信心,及时处理患者出现的负性情绪和认知功能异常。根据患者的身体状况进行营养干预,指导患者科学合理的补充营养,不断加强患者的机体状况,注意患者身心状态的维持,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,维持患者的长期预后良好[10]。注重与患者交流,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,及时关注患者的情绪变化,分析患者有无出现抑郁、认知功能障碍等问题,指导患者参加适宜的社会文娱活动等,帮助患者认识自我防护与自我价值实现的重要性,不断改善患者应对不良事件的能力,使患者在维持性血液透析过程中,能积极地配合治疗,并自主的调整身心状态,保持其身心状态的稳定,尽量延缓患者的病情进展。
综上所述,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的抑郁与认知功能关系密切,抑郁的透析患者认知功能降低,影响患者的疾病治疗和生活质量。


参考文献
[1]杨盼,吴岚,张永志.维持性血液透析空巢老年病人内心感受和需求的质性研究[J].全科护理,2020,18(35):5006-5009.
[2]张亚飞,宋明芳,刘玉霞,等.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心理、行为、认知体验的质性研究[J].中华现代护理杂志,2020,26(25):3483-3486.
[3]晁利伟,刘敏洁,薛现军,等.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社会支持、心理健康和医学应对方式的关系[J].国际护理学杂志,2020,39(20):3688-3691.
[4]方莉,邓弘,白敏仪.认知行为护理对慢性肾衰竭血液透析患者负性情绪、生活质量及自护能力的影响[J].白求恩医学杂志,2020,18(4):403-405.
[5]黄振华,许丽霞,何关,等.长期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共患情感障碍的研究进展[J].当代医学,2020,26(22):191-194.
[6]刘静,陈晓泓,邹建洲.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心理、认知功能状态及其影响因素研究[J].中国血液净化,2020,19(10):688-691.
[7]韦珍妮,许思晓.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残余肾功能与生活质量的关系[J].临床合理用药杂志,2020,13(22):121-123.
[8]蒋田,熊江艳.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负性情绪及疼痛的研究进展[J].透析与人工器官,2020,31(3):58-61.
[9]金秀芬,魏晓燕.心理访谈疗法对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负性情绪与生存质量的影响[J].国际护理学杂志,2020,39(14):2580-2582.
[10]周建平,郑淑瑛,陈海燕.认知行为干预对肾病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负性情绪影响的Meta分析[J].中国预防医学杂志,2020,21(8):103-108.

您正在阅读的文章《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与认知功能的关系》来自《护理论文网》 网站地址:www.hulilw.cn

转载请保留链接。

欢迎您的咨询

上一篇:    丙泊酚镇静辅助硬膜外麻醉对患者心理应激的影响

更多栏目

Copyright ©医学护理论文网 版权所有
医学护理论文网专业成就品牌
公司服务项目:护理论文投稿发表护理论文、医学护理论文发表
鍦ㄧ嚎瀹㈡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