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

所在的位置: 医学护理论文网 >> 论文欣赏 >> 论文案例 >> 论文案例 >> 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

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的疗效观察

来源:护理论文网

摘 要:目的:分析内服、外洗、火针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的临床疗效。方法:选取2018年5月-2021年9月玉溪市中医医院门诊治疗的肛门瘙痒症患者120例为观察对象,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,各60例。对照组采用高锰酸钾1∶5 000 mL坐浴,口服氯雷他定片,复方酮康唑乳膏涂擦患处,1次/d,观察组采用内服自拟祛湿止痒方,3次/d,1剂/d;外用中药苦参汤外洗,先熏后洗,1次/d,1剂4 d;针刺阿是穴。观察两组术前、术后不同时间肛门瘙痒、肛门潮湿、肛门疼痛、皮损面积评分,临床疗效,患者满意度及复发情况。结果:治疗1周和治疗2个月,观察组肛门瘙痒评分、肛门潮湿评分、肛门疼痛评分、皮损面积下降程度、总有效率、患者满意度高于对照组,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结论:内服、外洗、火针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的临床疗效显著。
关键词:内服,外洗,火针;肛门瘙痒;自拟祛湿止痒方;苦参汤;

肛门瘙痒症属于中医“谷道风”“牛皮癣”“瘙痒症”的范畴。笔者在临床治疗过程中,充分发挥中医治疗的优势,采取内服、外洗、火针三联法进行治疗,并取得了较好的临床疗效,现报告如下。
资料与方法
选取2018年5月-2021年9月玉溪市中医医院门诊治疗的肛门瘙痒症患者120例为观察对象,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,各60例。观察组男23例,女37例;年龄19~60岁,平均(45.6±5.3)岁;病程3个月~3年,平均(1.2±0.5)年;急性期34例,慢性期26例。对照组男24例,女36例;年龄18~59岁,平均(45.5±5.5)岁;病程4个月~3年,平均(1.3±0.5)年;急性期33例,慢性期27例。两组间临床资料比较,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,具有可比性。
纳入标准:(1)符合西医肛门瘙痒的诊断标准,同时也符合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的诊断标准;(2)患者年龄18~60岁;(3)能够严格遵守医嘱,积极配合治疗;(4)临床资料完整;(5)患者对本研究知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。
排除标准:(1)有肛门手术史者;(2)近3个月采取其他方法治疗者;(3)合并精神疾病者;(4)妊娠、哺乳期或准备受孕的育龄妇女;(5)对药物过敏者;(6)合并严重的肝、肾等重要脏器疾患者。
方法:(1)观察组:(1)患者左侧卧位,首先根据肛周瘙痒病损部位大小常规消毒,选用5 m L一次性使用无菌注射器(生产厂家:珠海康德莱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生产;批准文号:国械注准20153150848;规格:5 m L),手持注射器管将针身烧红后迅速点刺穴位,刺肛周阿是穴3~9下,点刺深度1分,均不留针,对特别不能耐受痛者,局部麻醉后实施,2次/周,2周为1个疗程,根据病情休息1周进行下1个疗程。(2)内服自拟祛湿止痒方,组方:苍术30 g,黄柏10 g,薏仁20 g,茯苓20 g,丹皮10 g,瓜蒌10 g,白头翁10 g,仙鹤草15 g,厚朴8 g,杏仁10 g,半夏15 g,茵陈10 g,水牛角30 g,苦参10 g,栀子8 g。以上中药统一由玉溪市中医医院药学部统一采购,每剂1 500 m L水浸泡30 min,文火煎煮,煮沸8 min,取汁150 m L,餐后温服,3次/d,1剂/d。(3)外用中药苦参汤外洗方,组方:地胡椒30 g,五倍子30 g,蛇床子30 g,黄柏30 g,苦参30 g,白鲜皮30 g,紫草20 g,芒硝20 g等。以上中药统一由玉溪市中医医院药学部统一采购,每剂3 000 m L水浸泡30 min,文火煎煮,煮沸8 min,取汁1 500 m L倒入坐浴盆中,先熏后洗,1次/d,每4 d 1剂,2周为1个疗程。(2)对照组:患者以高锰酸钾1∶5 000 m L坐浴,口服氯雷他定片,1片/d;复方酮康唑乳膏(生产厂家:滇虹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;批准文号:国药准字H53022106;规格:20 g,批号:201801221,201903271)2 g涂擦患处,1次/d,疗程2周。嘱两组患者尽量避免搔抓患处,减少摩擦刺激;保持情绪安定,避免焦虑、忧郁;饮食宜清淡,营养均衡。随访1年。
观察指标:(1)比较两组患者临床评分,(1)肛门瘙痒评分标准:a.0分:无肛门瘙痒;b.2分:轻度肛门瘙痒,无需处理;c.4分:中度肛门瘙痒,需局部用药处理;d.6分:重度肛门瘙痒,局部用药后仍无缓解。(2)肛门潮湿评分标准:a.0分:无肛门潮湿;b.2分:自觉肛门潮湿,检查无潮湿;c.4分:肛门潮湿,检查未发现肛周黏液或粪渣,经提肛训练潮湿可缓解;d.6分:肛门潮湿严重,检查发现肛周有黏液或粪渣,经提肛训练潮湿不可缓解。(3)肛门疼痛评分标准:a.0分:无疼痛;b.2分:疼痛轻微,持续时间较短,疼痛可以忍受;c.4分:疼痛较重,持续时间较长;d.6分:疼痛剧烈且持续,服用药物不可缓解,需注射止痛针方可得以缓解。(4)皮损面积评分标准:a.0分:无皮损;b.2分:皮损面积<4 cm2;c.4分:4 cm2≤皮损面积≤6 cm2;d.6分:皮损面积>6 cm2。(2)比较两组患者临床疗效,有效率=(痊愈+显效+有效)/总例数×100%。(3)比较两组患者满意率,满意率=(满意+基本满意)/总例数×100%。(4)比较两组患者3个月和6个月的复发情况。
结果
两组患者治疗前、治疗1周和治疗2个月临床症状评分比较:治疗1周和治疗2个月,观察组肛门瘙痒评分、肛门潮湿评分、肛门疼痛评分、皮损面积下降程度大于对照组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见表1。
表1 两组患者治疗前、治疗1周和治疗2个月临床症状评分比较((±s,分)
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:治疗1个疗程后,观察组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见表2。
表2 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[n(%)]
两组患者满意度比较:观察组患者满意度高于对照组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见表3。
表3 两组患者满意度比较[n(%)]
两组患者复发情况比较:两组复发情况比较,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。见表4。
表4 两组患者复发情况比较[n(%)]
讨论
肛门瘙痒症是肛周区域皮肤的瘙痒,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两种。自然环境的变迁、饮食结构和生活居住条件的变化等诸多因素均可使皮肤损伤出现湿、热、火、毒、湿毒[1]。西医治疗多使用激素类药物,其药物依赖性高、复发率高,安全性相对低。祖国医学认为,湿邪是本病发病的基本条件,热邪是诱导加重的因素[2]。邪蕴于肌肤,阻于经络,日久耗伤营血,血虚皮肤失于濡养,致使皮肤粗糙瘙痒,甚至脱屑。治疗当以养血活血,祛风止痒,除湿清热为主,并多以内外合治法为主[3]。本研究以此为契机,组方施治,重视辨病论治,以脏腑、经络、气血为辨证纲领,病在外,必有内因,治疗上主张“内外合治”的整体观,其外治法火针点刺阿是穴加强刺激,疏通经络,促进局部血液循环;配合中药清热解毒祛风之品坐浴,加上其内治法除湿止痒祛邪,以改善经络脏腑气血的功能,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。
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中有“诸湿肿满,皆属于脾”,临证内治重视调理脾胃,提出“盖疮全赖脾土,调理必要端详”[4]。脾失健运兼风湿热之邪为湿疹发病的基本病机。治脾以健运为要,治脾不重益气而在运化,故苍术、薏仁、茯苓、半夏为君药。湿性缠绵,脾主肌肉,湿邪久蕴而化热,内热则脾气温,脾气温则肌肉生热,湿热相搏,复感外邪,蕴阻肌肤,乃生诸症。风湿热诸邪蕴积而发疹,均内联于脾,配伍黄柏、白头翁、仙鹤草、厚朴、杏仁、半夏、茵陈、苦参为臣药以清热化湿。重视体质观辨证,根据内经:“诸痛痒疮,皆属于心(火)”,结合舌苔辨证,观其脉证,知犯何逆,随证治之,故佐药加丹皮、柏子仁、水牛角丝、生栀子以清心火。
本组资料采用内服、外洗、火针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,患者的肛门瘙痒评分、肛门潮湿评分、肛门疼痛评分、皮损面积评分均明显下降,与殷红梅[5]的症状评分基本相似,总有效率达95.0%,略高于赵占强等[6]报告的93.3%,且复发率也基本一致。
综上所述,内服、外洗、火针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临床疗效显著,值得临床推广。

参考文献
[1]谢丹,徐子养,王倩,等从“诸痛痒疮,皆属于心”论湿疹病机与治则[J] ,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7 ,26(10):4-7.
[2]王金龙,张全辉黄飞鸿四黄醋剂熏洗治疗湿热下注型肛周湿疹临床研究[J]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, 2020.20(9)117-119.
[3]李佳楠,来丽霞,李昕,等肛肠瘙痒洗剂治疗肛周湿疹60例临床观察[J].中日友好医院学报2018,32(6):344-346.
[4]高春云.苦参汤联合马应龙麝香痔疮有治疗慢性期肛门]湿疹疗效分析[J]临床医药文献杂志,2019,6(8):173.
[5]殷红梅.三联疗法治疗肛门湿疹疗效观察[J]现代临床医学,2007,33(2):123-124.
[6]赵占强,胡文静,宋立峰三联疗法治疗慢性肛门湿疹的临床研究[J].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(连续型电子期刊),2018,18(18):117.121.

您正在阅读的文章《三联法治疗湿热下注型肛门瘙痒症的疗效观察》来自《护理论文网》 网站地址:www.hulilw.cn

转载请保留链接。

欢迎您的咨询

上一篇:    化学物中毒胃肠功能障碍分级诊断 下一篇:    初检不合格献血者再次献血复检结果分析

更多栏目

Copyright ©医学护理论文网 版权所有
医学护理论文网专业成就品牌
公司服务项目:护理论文投稿发表护理论文、医学护理论文发表